叭啦的迷妹

「百万」隐秘情事

太喜欢这篇了!爱情最美好的样子。

止疼片:

☞一发完


☞人物ooc责任在我,禁止一切上升真人


☞祝看文愉快








“万万很简单的”


写歌词用文本文档格式,喝水要用吸管,吃饭要用很多很多的餐巾纸,压力太大就会生病,换季也生病,不喜欢卫衣露手指,不喜欢脏辫,手机壳要带字母的…


整个人活得明明白白,剔透的和他眼睛一样


“我很喜欢万万”


白曜隆有时候转身看,会觉得奇怪,只是短短的一两年的时间,只是占他人生的十分之一,却被无限拉长,每一秒都被分割,被做成密密麻麻的切片东一堆西一堆地乱堆在自己脑袋里,随便挑一片,白曜隆都能清楚说出时间地点人物。像一个随时等待,被喜欢的老师抽背的小学生。


万老师是恋爱OG,白小学生才不敢在他面前造次,只好费劲捂着一颗开满粉红花朵扑通扑通跳的小心脏,祈祷着万老师不知道。


要是被万老师知道了怎么办?


白小学生瘪嘴,那就要被开除啦


白小学生超级喜欢万老师,才不愿意被开除呢。


白曜隆每天都在苦恼,怎么样才会让说出口的话,又要比兄弟亲密一点,又不会让万老师产生过度的联想。


“万万,夜宵是吃炒面还是烧烤啊?”


万万,一个称呼就很好的凸显出万老师在自己心目中与众不同的地位,夜宵就证明两个人又成功在一起呆了很久,两个选项证明了自己对万老师的了解之深,一般人都不知道的。


白曜隆心里桃花朵朵开,觉得自己说话越来越有水平,攻克万老师简直手到擒来。


“嗯?吃什么炒面烧烤?身为rapper要叫鸡吃鸡才有排面,懂不懂啊小崽子。”
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


白曜隆才不会轻易放弃,一边啃着鸡翅一边给自己打气,不要忘记了,你可是小学一年级就一身Nike的崩天白龙,追你的人都能从西安北郊排到南郊,相信自己作为成熟男人的魅力,白白龙,你可以的,加油!


对面的万老师看着白曜隆表情委屈但却用牙齿凶狠地嚼碎鸡骨头后,觉得有些不忍心,把自己靠“武力”从丁飞手里争夺来的两只鸡摆到白曜隆面前,语气沉痛


“你好好吃吧,不要让别人讲红花会虐待儿童,不给吃鸡”


还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? 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


白曜隆刚刚安顿好的玻璃小心脏,又哗啦碎了一地。


“什么声音?”


万老师很是迷惑,刚刚好像听见什么碎了


“没事啊”


白曜隆抬头,万老师看着他眼眶有一丝浅浅的红。


“万万开心吃鸡就好”


前面十几年没有吃过亏的白白龙小少爷第一次尝到了挫败的滋味,怎么暗恋一个人这么难,白曜隆甚至觉得自己比德国的维特还烦恼,他的绿蒂都不知道喜欢不喜欢他。


他的绿蒂甚至还觉得他是个小孩子,不允许他借酒消愁。


“万万…呃…我不是小孩子了,你为什么不让我喝酒?”


白曜隆大着舌头,窝在副驾驶座上,含糊地控诉他的绿蒂不人道的行为。


万老师很生气,至于气什么他也没理顺。只是听见白曜隆奶声奶气的控诉,投降一般伸手摸了摸他的板寸


“没有不让你喝”


等了一会儿,万老师抿抿嘴


“知道你不是小孩子,但是自己弟弟担心一下还不成”


白曜隆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路灯,心里甜蜜又苦涩,心里各种饱涨的情绪撑得他像个装满水的气球,快炸了。


他模模糊糊地想着,万万,王昊,你亲亲我吧,不然我就要被撑破了。


那些如同平静海水下汹涌暗流一般的情愫会让你我难堪。


白曜隆把窗户开了一条缝,凌晨的空气涌进来,冷嗖嗖的,他抖了一下,随即脑袋上被扣上了一个帽子
“喝多了就好好睡,别贪凉,我带你回家”


万老师的话似乎有魔力,白曜隆小声打了个哈欠,蹭着帽子哼哼唧唧地开始睡觉,放任升腾的酒精慢慢吞没他的意识。


好累啊,万万你什么时候回头亲亲我?
我才不想当你弟弟,我想当你男人
我其实不爱吃鸡,我又不是黄鼠狼
我喝醉是故意给你打电话的
我好喜欢你,好喜欢,比喜欢Gucci还要喜欢
万万,万万
你喜欢我一下吧,你看我那么喜欢你
但是你不要为难啊,你要不喜欢我…
凭什么啊,我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
要是你真的真的真的不喜欢我…
那就不喜欢我吧,你最重要
谁让我喜欢你呢


白曜隆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把他轻轻放在床上,蓬松的羽绒暖乎乎的覆盖了自己,听见空调的启动声,还有加湿器,带着洋甘菊的水汽扑了他一脸,把他带进更深层的睡眠。


有人在自己耳边叹了一口气,温柔的不像话


“小白,晚安”


第二天白曜隆在宿醉的痛苦里醒来,头疼欲裂,适时听见敲门声,晃下床去开门。


门外站着的是他的万万


“还好吗你?”


“不太好,我头贼疼,万万,我还饿”


白曜隆靠在门框上,气若游丝的,脸色白几乎和墙一个色。


万老师皱皱眉头,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一堆吃的,推着他进房间


“你先吃解酒的吧,昨天晚上我看你睡的太香没好意思叫你”


万老师窝在小沙发上喝椰汁,指挥着白曜隆从袋子里拿东西


“今天一大早老刘说想吃螺蛳粉,拉着一群人就跑去吃,我觉得你一个人可怜巴巴的,给你打包了一份,但是我估计你不爱吃,就又给你买了炒面,但是又觉得宿醉刚起来吃炒面不太好,就又买了点清淡的,还有一堆零食…嗯,就变成现在这样了”


白曜隆看着桌子上摆满的吃食和身边人絮絮叨叨的话,觉得人生幸福不过如此,扑到沙发上去蹭他的万万


“万万最好啦”


万老师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出一个椰汁嗝,伸手撸撸身上人的板寸


“快点吃,吃完还要录歌,红花会要征丁了”


“呲呲呲呲呲呲我知道”


今天又是白白龙被万万照顾的一天呢


之后的日子一天天过,白曜隆心里的小树苗被他养得都长成了参天大树,花开了几回,果子也结了几颗。但是他还是安安静静闭紧嘴巴,尽职尽责做着别人嘴里“特黏pgone的那个brantb”,要不是中国有嘻哈,他们两个可能永远都是称兄道弟,兄友弟恭的状态。


对啊,要不是中国有嘻哈,要不是他的万万踏出第一步。


登机之前白曜隆就察觉到他的万万情绪不对,一个人窝在角落里,也不说话,用衣服把自己全副武装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
白曜隆可不怕,他走过去,紧紧挨着他的万万坐着,年轻人旺盛的火气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着,像冬天暖烘烘的烤红薯,个头足又甜软。白曜隆感觉到身边人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,他的万万慢慢地把一部分身体重量交付过来,两个人在机场的角落里互相依靠着,像是要彼此支撑度过这个好似没有尽头的寒冬。


“万万”


“我们回西安去吃海底捞哦”


“嗯”


白曜隆开口想说些什么,但是又闭上了嘴。


时间静悄悄流过,白曜隆越来越想拉他的万万的肉肉手,但又觉得不到火候,正在纠结中,万老师突然就伸手拉住了白小学生的手。


小手拉大手,没毛病。


“万万!”


“别说话”


白曜隆瞬间闭嘴但是眼睛放光,干屁啊,谁还管网上那些破事,万万都拉他手了,是不是下一步就要打啵了,那之后…不对不对应该先安慰万万,之后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吧。


白曜隆感觉自己脑袋里分裂出两个小白曜隆。


一个大声说


“你思想真肮脏,你的万万都被造谣辱骂背锅成那样了,你竟然还想搞他?你是不是人?”


另一个也不甘示弱


“没听过一炮解千愁吗?土鳖!”


直到坐在飞机上,两个小白曜隆也没分出胜负,算了算了别吵了,白曜隆本尊给两个小人插了休战旗,又晃晃头,只是拉个手又不是十指相扣,告白都没告白自己就想到结婚领养小孩了,白曜隆撇嘴,自己也是想的多。


他的万万一上飞机就要了毯子裹着睡觉,白曜隆伸长胳膊给他把遮光板拉下来。又轻声对空姐说之后不需要服务,就拉上帘子,侧着身子看他的万万


黑眼圈好重,眼袋也重,看来回去要让万万天天吃西蓝花;之前听万万咳嗽,估计是上火了,北京真的太干燥,嘴巴一天不涂唇膏立马就裂口子;万万之前说怕水肿才不吃火锅哦,改天去找那个中医开几个方子除除湿气…


万万,万万,我的万万


白曜隆偷偷想,我就亲一下,反正万万睡着了不知道。


他轻轻地凑上去,两个人的呼吸声互相缠绕,飞机开始滑行,心跳加速,白曜隆开始耳鸣。


他慢慢贴上自己朝思暮想的花瓣唇,耳边是自己被放大的心跳声,一声一声犹如惊雷,仿佛在催促他,够了快停下。


“我才不要停下”


白曜隆闭上眼睛,心一横,被开除就被开除,大不了我再交学费重上一年,万老师能把我咋地?


飞机滑行加速,有一些颠簸,万老师睁开眼睛看见面前放大的脸


“忍不住了”


白曜隆尴尬又惶恐地停下来,把嘴分开,额头顶着对方的额头,脸红红但是眼神坚定,小声说


“你早都知道了”


“你自己喝多说的”


万老师难得最近露出一个笑脸


“还拉着我我说‘万万,亲亲我’,跟个小流氓一样”


“???我喝多了这么大胆”


“还继续吗?”


“?什么”


万老师不说话,他觉得这是他带过最差的一个,甚至都不想给他上青少年卫生生理课了。


飞机终于冲破云层,阳光肆无忌惮地泼洒在每一个人身上,带着热烈的温度。而我们每个人终会抵达我们所爱,那是一个更加自由个人的世界。


那个世界生机勃勃就如同我第一眼看见你。




彩蛋:


下飞机后,万老师问白曜隆之前等飞机时候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,白曜隆拉着他万万的手十指相扣,吞吞吐吐


“你想做大魔王就做大魔王,不想做了就来我这里做拥有全星际玫瑰花的小王子,我们不虚他们”


“麻死了”


白白龙觉得自己毕了业,从恋爱新手到OG只有一个皮皮万的距离。  



评论

热度(4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