叭啦的迷妹

AKA令狐冲

一只橘子:

我又来夸李京泽了。

炸裂夸豆芽,说他的词,更像是长期自我审视与对话中,构筑起的“自我”与“世界”的边界感。

潘玮柏夸老万,说他在控制中文。这四个字,在我看来,更适合李京泽。

他的词并非灵光乍现,而是一字一句的疯狂叠加,像是代码,最后在你眼里的,才是个完美的程序。

所以黄旭说,如果是背的,那只能是新华字典。

freestyle的第一步,是练好韵脚。第二步,才是把内容填进去。

可是这是个崇尚精神食粮的年代,人们太想表达心里的东西,想要共情,想要回应。可是那跟写出来有什么不同?押韵的妙,在于说出来,唱出来的时候,给你的灵魂一击。

不是每个人都像豆芽一样写出无神论者开教堂,但也没人能像李京泽一样,写出倚老卖老一招带跑几秒拜倒击倒菜鸟力道太屌技巧代表。

他的词看似杂乱,实则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世界。一个个没关联的碎片,拼在一起,就是个3d立体。

他的第二步还没走多远,但是第一步,已经没人能超越。

他有多聪明呢,他懂得把自己藏起来。他需要与世界交流磨合,而不是被吹捧的声音冲昏头脑。

语言能讲出很多道理,但字句在他手里,是另一种排列组合。就像几个镜头拼在一起是蒙太奇,但是在他那,是电影里第一次插了动效。

说他给了中文另一种可能性,我觉得,不为过。

靠写字为生的人试图掌控文字,但他唤醒了文字,给了他们灵性。

所以同样的,别人靠灵感击中自己,他抬抬手,灵感就跑来了。

大家都夸他努力,可是这个不是一种天赋吗?这是。

这是一种没人做得到的天赋,所以你觉得,他一定是靠努力。

你听他唱令狐冲,就想起那部港片。只是因为这三个字吗?不,是因为前面还有韵如风。何其精妙。

他不露声色地,让你陷入一个又一个美梦里。

所以我说听他唱歌温柔,是因为这体验实在美妙,不想离开梦境。

可他又不是上帝视角,不是神。

他带着炽热的骨肉,于是词也有温度。

他以楚留香自比,拍拍手就走,不留下任何东西。可是没人能忘的了他,千百万年。

你以为他疏离,不过是他怕烫伤你。

他有满身灵气而不自知,才活的开心。可你说他一点都不知道吗?也不尽然。不过是不想损耗生命,想多看看世界。

他站在那,我看见过去与未来。



评论

热度(1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