叭啦的迷妹

[百万]气味

喜欢!!!

百万苏:

*一发完
*百万,前后有意(攻)义(受),避雷


王昊有一个秘密。


他能闻到每个人的气味。


妈妈是衣服晒干后洗衣粉带着阳光,爸爸是很淡的烟草味,混在一起就是家。


越长大对气味的感觉越灵敏,到后来不得不戴着口罩。


弹壳说有一个新人来时,王昊扯下口罩,照例闻闻这新人是啥味。


仔细吸了吸鼻子,除了弹壳的火药味和其他人熟悉的味道倒真没别的味。


“PGone,看过你的battle,贼拉帅。”新人——叫白曜隆——白乎乎一个,眯眼笑。


看着挺甜一人,咋没味,王昊被脑海里蹦出来“甜”这个字震了下,有些僵硬地点点头。然后王曜隆就被弹壳拉着去给其余人介绍。


也许是某种雏鸟情结,虽然人是弹壳介绍进来的,白曜隆瞅准了王昊黏糊。


过了几天,王昊挺崩溃,原来王曜隆这逼不是没味,他丫就是巴拉拉小魔仙,百变的味儿。


久而久之,王昊有点上瘾,说不清是对人还是对气味,反正老白在身边,心里就挺踏实。


白曜隆也不光只是散发各种甜味。


有次两人起了争执,俩大老爷们愣是冷战到聚餐结束。


王昊这次不想照顾白曜隆的小情绪,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啊。


白曜隆知道自己错了,垂头丧气跟在王昊身后。


“别跟着我,回自己家。”王昊闻着口罩都遮不住的酸苦味,跟鼻子进了柠檬一样,有些烦躁地停下脚步,扭头对白曜隆说。


白曜隆没有说话,头垂得更低了,半晌后抬起头,可怜兮兮一句:“万万。”


酸苦味铺天盖地,忘了说,白曜隆味儿的浓度还随情绪有他妈的放大功能,王昊感觉下一秒就得被这味熏哭,你泪眼我朦胧,情深深雨蒙蒙,不知道的还以为当街闹分手。


叹了口气,王昊走了过去:“我送你回家?”


“万万你不生气啦?”白曜隆酒量在部队里也没练起来,喝一点就上头,硬撑着跟在王昊身后,这会儿知道万万不生气了,松口气也泄劲了,往马路边一坐,仰头笑:“我走不动了。”


酸苦慢慢褪去,奶糖味腻上来,王昊不好甜口,但感觉白曜隆这人吧就适合甜,认命地去拦出租。


有时也被白曜隆撩到。


就是每回表演时,这人唱到high就脱衣服,光着上身秀八块腹肌,周身散发着浓郁的麝香混着一丝辣和清新的薄荷味。


表演时不能戴口罩,这人又喜欢站自己身边自己唱。别过来,你熏到我了,王昊感觉下腹有点紧,只能卯着劲猛唱。


演出效果倒是一次比一次劲爆,就王昊觉得自己快憋出病了。


急!上台表演时因为同伴的味儿快硬了我该怎么办。


王昊也挺想知道白曜隆生气时是不是麻辣小龙虾味,可这孩子整天乐得一地主家的傻儿子,每天都是甜甜的。


那他尝起来也是甜的吗?在王昊还没为脑子里不时冒出的这个危险想法找到合理解释时,白曜隆拉着自己去北京参加了《中国有嘻哈》。


海选时白曜隆差点掉链子,紧张起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王昊用眼神鼓励他,好在通过了海选。


觉得自己有点跌面,白曜隆扯着脖子上的金链子,对他家万万不好意思地笑笑,有似有若无的草莓味。


节目组为了效果,打着兄弟情的擦边球炒cp。王昊其实不太乐意,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们急啥,但看白曜隆好像挺稀罕,傻呼呼地还是我们万万我家老万,没一点避嫌的意思。


在工作人员问自己乐不乐意跟vava旅行时,王昊同意了。


“我觉得不可以。”被问及意见,白曜隆开玩笑似的说。


可一旁的王昊闻着这醋味,感觉可以蘸十盘水饺。


白曜隆算完蛋了,本来情绪就挺上脸,各种味儿还能闻见,那他在自己面前不跟没有锁的手机,随时随地,即可阅读。


可这个小屁孩竟然还有秘密了。


“你什么秘密啊?”王昊没忍住问来自己房间玩的白曜隆。


眨巴眼想了会,明白万万是问今天节目组问到的问题,白曜隆摸摸头:“我那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


拉倒吧,撒谎时你闻不到烟味吗,是不是还挺想抽根烟压压惊,王昊笑了笑继续补番,没再继续问。


白曜隆的秘密从认识王昊不久后就开始了。趴在万万身边刷微博,什么内容白曜隆没有仔细看,内心充满了想触碰却不可得的少年忧愁。


这次的巧克力味有点苦,王昊看了眼白曜隆,这崽子最近情绪变化挺丰富,是不是青春期复发了。


连着几天都是湿漉漉的雨水味,白曜隆虽然表现如常,但王昊闻着味知道他心里有事。


前几天白曜隆看见“红花会贝贝”上了热搜,他加入红花会时李京泽已经闭关去了,知道他和万万是老铁,那天看到热搜后缠着壳总打听了一下那过去的故事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
万万落魄时、迷茫时、无助时,为什么不是自己陪着他。


今天没有录制任务没有通告,又是个大晴天,王昊决定带自顾自下雨的闹心玩意出去晒晒。


吃完日料,白曜隆心情好了点,少年心事总是湿也不太好,至少万万此刻就在身边。白曜隆想自己再加把劲,他们就还拥有无数的以后。


王昊看蹲着逗猫的白曜隆,雨停了。


太阳晒得奶油蛋糕暖烘烘的甜。


恢复心情的白曜隆就开始燥。晚上窜了个饭局,一桌子rapper最后玩起了纯情的真心话大冒险。


酒瓶在桌上转了几圈,停下来,瓶口对着王昊。


“真心话。”


上一轮输掉的vava问:“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王昊点点头:“有。”


说完看了一眼白曜隆,咋又开始下雨了。


还没在心里给vava鼓完掌,王昊的回答浇得白曜隆心拔凉,闷头开始灌酒。


自己看得这么紧,老万啥时背着自己有了暗恋对象。


“当初说好一起狗,谁先脱单谁是狗。”黄旭和艾福杰尼两人一起才搀扶回房间的白曜隆嘀嘀咕咕,王昊留下来照顾他,凑上去听他在说啥。


“等喝完最后这口再把你带走带走走走走走走。”


咋还唱起来了,王昊不怎么温柔地拿毛巾擦了擦白曜隆的脸。


敞开了喝醉的白曜隆就是一碗酒酿圆子,忒腻。


第二天,白曜隆撑着还有点晕的脑袋被手机闹钟叫醒,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。


没一会儿,老万在微信上说话。


—醒没,吃早饭去不?


—不去,头晕、难受、想吐。


几乎可以想象到白曜隆的可怜样,照顾他到半夜才回房的王昊有点乐。


—那我吃完给你带


—我还要万万喂


—滚犊子,别浪


王昊吃完打包了一份青菜粥、一屉包子和一杯豆浆。


昨晚本来想要不把万万绑回西安关起来,吃着粥的白曜隆有点沧海桑田,问:“老万你喜欢谁啊?”


“就兴你有秘密啊。”王昊坐在沙发上,玩着手机抬头看了白曜隆一眼:“别洒床上。”


白曜隆拿勺子划拉着碗里的粥,换了个思路:“那老万你为啥喜欢她啊?”


为什么喜欢白曜隆,这个问题王昊也曾在夜深人静反复问自己,“因为我瞎了吧。”


“那她都有啥优点?”白曜隆又换了个思路。


“浑身毛病,可不得就因为我瞎。”王昊头也不抬,正在微信上跟弹壳唠嗑。


“那老万你要是女生,会喜欢我吗?”白曜隆脑子还不大清醒,剑走偏锋地问。


寻思了一会儿,王昊反应过来,这段时间白曜隆不对劲是不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?又联想到那天和vava他们三在一起时白曜隆身上的醋味,是vava?


有点不得劲又状似无意地跟弹壳说了句:


—老白好像有喜欢的人了


白曜隆没等到回答,有点委屈地问:“那我要是女生,老万你会喜欢我吗?”


这个问题不好说,王昊想你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我都可稀罕你,那你要是个姑娘,估计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。转念一想,这么个膀大腰圆、八块腹肌的姑娘,好像不太浪漫,王昊答:“不会吧。”


白曜隆瞬间天塌了的脸。


弹壳在那边“对方正在输入中”了好一会儿,才回了句:


—哎嗨,你知道了?


嗨你妈嗨,我知道个屁,王昊把手机往兜里一揣,没管正凄风苦雨的白曜隆,起身回了自己房间。


弹壳没等到王昊回复,跑去问白曜隆:


—你告诉他了??


白曜隆崩溃道:


—万万有喜欢的人了


蛤?弹壳又跑去问王昊:
——你喜欢谁啊???


王昊怒道:


—还能有谁啊!


不理会弹壳的追问,王昊脱了鞋钻进被子睡回笼觉。


这两天白曜隆都不太甜,王昊找了个机会跟vava唠。


vava在心里翻白眼,前暗恋对象要给自己介绍对象怎么办。


“万总你不知道小白有喜欢的人了?”男神你怕不是个傻子吧。


王昊摸摸帽檐,有点崩,全世界都觉得自己知道白曜隆喜欢谁,可他真不是真没有真不知道,犹豫了会问:“不知道,谁啊?”


烧死这对狗男男,vava被塞了一嘴狗粮,看见不远处往这边张望的白曜隆,微笑着说:“照照镜子就知道了。”


什么意思,王昊看着vava的背影。白曜隆早就忍不住,见vava走了就跑过来:“你们聊什么呢?”


“没聊啥。”王昊有点疑惑:“让我照照镜子。”


我天,万万不会表白被拒还被人说照照镜子吧自己啥样心里没数吗,vava真够社会,白曜隆嘴上安慰万万不用照镜子我们万贼帅了,心里可美。


怎么突然甜起来了,王昊闻着空气里一丝丝焦糖味,熊孩子的心思越来越难懂了。


以为万万失恋了的白曜隆赶紧趁火打劫。


晚上腻腻歪歪赖着不走,要陪王昊睡觉。


王昊冷漠脸实力拒绝,废话,谁晚上身边搁这么大个巧克力蛋糕能睡着。但架不住白曜隆委屈的狗狗眼,我上辈子可能杀了他全家这辈子欠他,王昊只得点头。


太齁了,王昊有好几次想抬脚把身边这块蛋糕踹下床。


“万万你也还没睡?”白曜隆听起来十分精神地问。


“啊。”王昊应了一声,决定跟熊孩子谈谈心:“老白,感情这事不能强求知道不。”


“嗯呐。”白曜隆理所当然地回答,真要强求他俩现在还能纯洁地盖棉被聊天啊。


“你自己有数就行。”王昊被堵了一句,一肚子草稿懒得说,背对着白曜隆准备睡。


白曜隆一血气方刚的小伙,身边就躺着暗恋对象,还盖一床被子,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。


熏死了,王昊皱眉,正想转身赶人。


没想到白曜隆凑这么近,王昊一个翻身差点撞上。


“万万。”白曜隆压低的嗓音在漆黑的房间里贼拉性感。


王昊啪一下按亮床灯,“你给我回自己屋睡。”


“不要。”白曜隆躲进被子装死。


拉扯了几下没拽动,这段时间堆积的情绪快炸了,王昊没矫情自私到守着小白让他连恋爱都不能谈,就能不能照顾一下你哥,哥只想好好睡觉。


“行。那我去你屋睡。”王昊下床去翻白曜隆塞钱包里的房卡。


“哥!”白曜隆钻出来,抱着被子挺委屈。


“别来这套。”王昊找到房卡,指了指白曜隆:“有喜欢的人了以后就少油腻。”


“你知道了?”白曜隆愣愣地问。


王昊没有说话,只轻轻点点头。


“那万万你怎么看?”白曜隆犹犹豫豫地问。


能怎么看,还指望我祝福你俩天长地久是不,王昊叹了口气:“喜欢就追,人现在不喜欢你,不代表以后不喜欢你。”


四舍五入一下约等于表白了,突如其来的幸福砸得白曜隆有点恍惚,傻笑了一会才激动地说:“喜欢你可久了,万万你就提前喜欢我呗!”


王昊脑子里有那么一会儿一片空白,这阵子白曜隆莫名变换的情绪换了个思路,通通又对上号了,最后飘来五个字:你是大傻逼。


俩傻逼,王昊站着笑了会,郑重地点头:“行。”


后来第一次,王昊被身上人顶得有点受不住,想起什么,凑上去舔了舔白曜隆肩膀,末了还轻轻咬了一口,咸的,王昊被包裹在醉醺醺的酒心巧克力味中,可这人尝起来一点都不甜。


要命,白曜隆被肩上的痒痒激了下,低头吻住王昊,更加用力地操进去。


完事了王昊嫌热,摸过空调遥控器调低了好几度,白曜隆拉过被子盖好,把王昊塞进自己怀里。


王昊往白曜隆怀里挤了挤,他闻起来像家。


 


END

评论

热度(1177)

  1. Strawcherry百万苏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鲸